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新龍騰小說閱讀網 -> 玄幻魔法 -> 陰婚纏綿,傲嬌鬼神壞壞噠

陰婚纏綿,傲嬌鬼神壞壞噠 第2849章公子淺-新龍騰小說閱讀網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觀看最快速手發站 www.ltxsydw.com 手機閱讀 m.ltxsydw.com第2849章

    “阿落,你對我還是這么狠心嗎”魘身上竟然慢慢的著了起來,那血似乎對她有著無比的殺傷力。

    我不去管她怎么想了,墨斗里的一潑完,立馬就又去擠手上的傷口。

    “你還是這么狠心嗎”

    剛一把手放下來,魘那兩個露著白骨的斷手猛的就掐住了我的脖子,將露著鮮紅牙還朝外流著鮮血的嘴對著我道:“當初是我將你殺了的時候,一塊一塊的切碎,再一塊一塊的吞下去,將你的靈體封在我的眼睛里面。阿落,你還想這么死嗎這次還是讓我將你一塊一塊的吞下去嗎”

    我看著魘鮮紅的喉管,突然感覺到很是惡心,這算是怎么回事

    先是將心愛的人殺了,一塊一塊的吞了下去,然后再將自已搞成這樣自殺

    她和那個阿落到底誰更狠心

    “呵阿落,你對我還是這么狠心哈那這次我就一口一口的將你吞下去好不好”魘說到這里,就好像最親密的愛人一般,將已經切下來的唇輕貼在我耳邊,淡笑道:“這樣你我就能完完整整的融為一體,你也不用擔心那蚩尤復活了好不好”

    蚩尤復活

    我突然聽到這四個字時,只感覺全身原本緊繃的神經,一下子就全部都松了下來。

    手用力的捏著背包里紅布的一角,猛的忍住魘用已經沒有牙的嘴一點點的舔著我的脖子,手指一點點的將紅布的結彈開,猛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將里面的建木朝著旁邊一甩,然后紅布一展,直接朝著比紅布更紅的魘罩了過去。

    魘仰天大叫一聲,看著落地的建木狂叫道:“建木阿落,你肯把建木給我了嗎阿落,你還是愛我的對不對”

    “去吧”我將紅布猛的朝下一拉。腳用力將建木一腳給踢開。

    魘幾乎狂喜的朝著建木撲了過去。我忙將紅布朝著前面就是一展,然后一扯紅布下面的角,猛的就又卷住最前面的角又是一提。

    飛快的打了個結,然后將紅布扔到一邊,看著里面魘不停的沖撞大叫,不停的叫著“阿落”、“阿落”,腦中突然沉得不行。

    有這樣一個愛著他的人,阿落雖說死得慘了一點,但也值得了吧。

    最重要的是這魘長得還這么美,連死了這么多年都沒有忘記那個阿落。

    我不敢多跟魘說話,她似乎跟建木。還有蚩尤以及那個阿落有著說不清的關系,而我跟阿落。到底還有著什么關系呢

    為什么魘會將我跟她親愛的阿落給弄混

    “嘶”陰龍這會松了口,十分無力的吐著蛇信看著我,然后慢慢的伸著蛇尾纏住我,朝一邊的白貓低吼了一聲。

    “喵”白貓猛的身子開始變小。兩只綠幽幽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我。

    我突然想到我現在最嚴重的問題了,我將魘給收了沒錯,我們現在還在魘的幻術里面啊

    我只得盯著陰龍和白貓這兩個貨的眼睛,心里努力回想著大紅唱的那首歌,然后眼睛竟然真的開始打著架。

    “陽妹仔”

    我臉上重重一痛,忙睜眼一看,卻聽見大紅還在唱著那道古怪的歌,人卻是被魏廚子扶著的,臉上的面具已經不見了,看樣子她也是睡了過去了。

    “怎么了”我摸著火辣辣的臉,看著師叔疑惑的道。

    原來從師叔他們看來,我唯一的變化就是跟陰龍一塊慢慢的開始消失不見了,這把師叔給嚇傻了。

    前后沒有隔上五秒的時間,突然一下子好像變魔術一般。我們倆都又重新出現了,跟著我怎么叫都不醒,而大紅也是跟夢游一樣的只是不停的唱著歌。

    “張小先生,你還好吧”這時展隊竟然穿得十分整齊的出現在我面前,臉上的顏色估計比我這個被甩了一巴掌的都還紅,我想他估計也知道自己被剝了個精光的事情了。

    我瞄了一眼展隊,十分奇怪的看著他道:“你剛才是怎么醒的”

    “不知道,就是突然就醒了”展隊疑惑的搖了搖頭道。

    “師叔,你來看這個”我忙將背包里的紅布掏出來塞給師叔,然后飛快的打量著地上。

    建木竟然安靜的躺在茶幾旁邊,沒有半點變化,似乎一切都平靜了下來。

    果然魘與夢還是不同的,夢是虛的,而魘卻是真正存在于現實中的。

    “這里面是什么”師叔一拎紅布,突然就跟被燙到了一樣,將紅布又扔給夢游一樣的大紅道:“這不會是魘里面的另一個大紅吧”

    我沒膽子再去回想那個將心愛的人一塊塊的吞下去,然后對自己挖眼切唇剝皮開肚的狠心樣子,朝師叔搖了搖頭,然后看著一邊暈迷不醒的大紅,將建木撿起來,朝山神道:“有沒有辦法用其他的裝著啊”

    “你將那魘用紅布包著了”山神十分驚吼的看著大紅身上的紅布,無奈的從我手里接過建木道:“我以讓雪女先幫你們凍住,但也只能保證三天,三天之內你們必須再用紅布包起來”

    “讓雪女凍起來”師叔幾乎都跳了起來,指著一邊笑嘻嘻的雪女道:“她凍和用冰箱凍起來有什么兩樣嗎”

    “你以試試啊”山神沒好氣的將建木放在雪女的手上,然后雙手壓在雪女雪白的小手上,嘴里開始念念有詞。

    他并不是像在念咒語,反而更像是在唱山歌,其中還不乏一些山里民眾的詞語。

    我都不知道這種歌曲還有能封印的作用,等山神將歌唱完之后,那建木好像都沒有半點變化。

    “給”山神將建木又遞回給了我,看著大紅,又回過來認真的盯著我道:“你在魘里面看到了什么”

    “另一個大紅啊”我想這件事情還是等大紅醒來再說的比較好,畢竟這也關系到大紅的身世,而且我自己也還跟魘有著扯不清的關系,山神這種責任感太強的我不敢說。

    萬一他把我跟大紅當妖女,從他管的山里找一個大石頭將我們倆都壓下去,那還真不好說

    建木一入手就是一涼,我這才發現建木的葉子跟枝上面都布滿了一層薄得幾乎看不見的碎冰,而且我摸上去竟然沒有化掉,整個就好像鍍了一層玻璃一樣,這才明白山神說的什么叫做雪女冰凍了。

    山神明顯就不相信我在魘里面看到的是大紅,將大紅身上的紅布拿過來捏了幾下又扔到了大紅身上,里面就好像空空蕩蕩的沒有半點東西一樣,根本就不同于我才將魘收進去時的情景。

    “魘”山神看了看大紅的臉,又瞄了瞄我道:“大紅,你,還有魘,你們自己好好算吧”

    跟著他突然一拉雪女,兩人就消失不見了。

    “唉”師叔忙朝空中一抓,似乎還想問什么,卻只抓到一把空氣,氣得大罵道:“這老石頭真怕死,一找到雪女就直接跑回山里呆著了。”

    “他肯定要回去,再不回去他這山神就不用做了”大紅竟然幽幽的醒來,兩眼直直的看著我并不說話,反而十分隨意的將紅布遞給一邊的王婉柔道:“你們地府有沒有辦法以消除魘的”

    “沒有”王婉柔臉色也不是很好看,瞄了瞄高局他們奇怪的神色道:“這些人看不見我,你這樣遞過來不大好吧”

    大紅這才想起來還有其他人在,朝他們擺了擺手道:“那個魘已經被張陽收了進來了,你們以后再也不會做夢了,以幫我們安排飛機回去了嗎我們還有三個傷員呢”

    大紅一說,我就開始緊張了。

    長生和元辰夕因為建木里面那東西的一聲吼給吼暈了還沒醒,小白更是吞下了鬼頭太歲被師公給用銀針扎暈了。

    這仨都是不知道怎么辦的傷員啊,我們回懷化去也不一定能找得到辦法,只能讓我們安心一點。

    而且我還有手里這個建木要處理,背包里面還有幾根傳說中元家帶著龍氣,所有人都不能摸,只有我能摸的銀針,以及現在王婉柔手里那紅布包里的魘,這些都是急著要處理的。

    還有一個就是我附在我身體內的師萃,到底她想要鬧哪樣

    更不用說我們自己都是重傷員,一個個虛脫得不行了。

    師公和苗老漢這兩個這會子連看熱鬧都不想看了,只想去休息,想而知累得有多狠;而胖妞因為從昆侖之顛就將她送了下來,休息了一下子好一點,阿紅卻被魏燕傷得很重。

    對于那個有著異變的實習鬼差,我們當真是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控制了她還有就是那個在山下捏著小白的嘴將他肚子里的靈體放出來的那個隱形東西,看樣子也是為了將魏燕給弄醒了,這是早就預謀好了的

    坐在飛機上時,我們所有人都睡得死死的,還是婉柔姐拿出了大姐大的風范幫我們看著。

    回到懷化,展隊他們已經驗證過夢里不會再見到女神了,又求著我幫他們將那符水的作用給解了,說一輩子不舉也是很痛苦的事情。

    師公倒是呵呵笑著很開心的將符水給解了,一背過其他人到了車上,對著我的額頭就是兩個爆栗子,說我一個女孩子居然好意思用這種符水讓一撥男人不舉

    我摸著額頭沒好意思說,只是瞄著被丁總安排著擔架抬到救護車上的三個人不說話。

    師公最后也只是沉嘆了一口氣,朝我們擺手先去休息再說吧,畢竟離建木解凍還有兩天的時間。

    王婉柔還不用睡,以利用她活了一千年的時間去想辦法。

    我們都認為要從魘的來源處下手,大紅卻死活不同意,直接讓我們想辦法將魘煉化掉,要不然以她這種狠心的人,肯定是一大禍害。

    看著大紅認真的眼神,我一直都想著要找一個機會單獨跟大紅談談。

    關于師萃,關于魘,還有關于建木。

    從穿軍裝他們的軍部出來之后,大紅就一直在避開我,無論到哪里都拉著她原本想要避開的魏廚子,連眼神的對視都不敢跟我對視,生怕我問她什么。

    我也確實累得不行,直接帶著建木,還有王婉柔不放心又放在我背包里的紅布包,以及原本就在背包里的銀針回去休息了。

    在車上丁總問及我們的遭遇,我都是呵呵的一笑帶過,想想也真是的,所有的有問題的東西現在都在我身上了,搞得我整個人都好像是有問題的。

    我正想在這里,突然感覺心底有什么大叫著,跟著全身的骨頭就是一前,食尸蟲竟然開始拱動。

    心底里師萃不停的朝我大叫,似乎想要逃避什么,卻又不得出來,一股懊悔的情緒瞬間占據了我所有的心思。

    我感覺到師萃在我心底里懊悔,卻又不得宣泄,最后慢慢的又心如死灰一般的沉靜了下來,只在我心底留下一聲輕嘆。

    “陽妹仔。你又怎么了咯”師公坐在前面的副駕駛上。從后視鏡看著我道:“是不是那個師萃又在難為你了”

    我無力的搖了搖頭,看著我們前面那輛車,大紅還在車上,她到底來人間界做什么

    追擊師萃嗎現在師萃都已經死了,靈體附在了我身上,而她的肉身又說被人占了,那大紅接下來不是應該去追師萃的尸體嗎

    怎么還在這里

    而且魘似乎和大紅也有著說不清的聯系,一樣的臉,一樣來自于靈界,卻又對人間界的一個叫阿落的無比深情,這其中又有什么鬼啊

    想得實在是頭痛得很。我扭過頭去看著一邊的長生,建木和龍鱗的事情要等他跟元辰夕醒了之后才好問他們。

    至于師萃。如長生所說,有食尸蟲在體內壓著她,也不敢亂出來,只是時不時的讓我傷感一下而已。

    剛才她如此急切。是感應到了什么嗎

    “管她呢,讓她急我就高興”我突然兩眼一亮,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讓師萃著急的事情肯定就是對我好的事情,心情立馬就開朗了,果然我是天生的樂天派啊。

    回到丁家,丁總兩口子一看到我們直接扭頭就進房間了,當我們不存在一般。

    師叔看著他們快步離開的背影,呵呵的笑了笑,拉著傷員就朝后宅走去。

    小白還好,是被打暈的,我們只是拿不準吃了鬼頭太歲會怎么樣,所以將他拉離昆侖山再想辦法,大不了將這吃貨的肚子剖開。取出里面的鬼頭太歲。

    本章完

    觀看 首發 zui新 章 節 請到新龍騰小說網 手機地址:m.ltxsydw.com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