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新龍騰小說閱讀網 -> 都市言情 -> 我什么沒干過

我什么沒干過 第53章 思想灌輸鶴城風月-新龍騰小說閱讀網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觀看最快速手發站 www.ltxsydw.com 手機閱讀 m.ltxsydw.com回程的馬車上,信王還在回味著和魏忠賢交鋒的全部過程。

    他的腦海里,浮現最多的,還是孟南貞之前教導他的那些話。

    “演技的最高境界,就是讓對方察覺出來你是在演技,從而產生智商上的優越感,進而被迷惑。”

    想想魏忠賢的一系列表現,信王的心頭不禁火熱火熱的。

    他畢竟不過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還沒有徹底定性。又是第一次和魏忠賢這種朝廷巨鱷交手,稍微取得點成績,便不免興奮起來。

    “先生,孤剛才的表現如何?”

    孟南貞呵呵一笑,朝他豎起了大拇指。

    “殿下的演技,算是入門了。稍加鍛煉,定能將魏忠賢玩弄于鼓掌之間。”

    只有得到了孟南貞的認可,信王才松了一口氣。

    他掀開車簾,看著外面的蕓蕓眾生,臉色突然莊重了起來。

    “先生,您說,為什么魏忠賢區區一個太監,竟然能夠搞出如許風波呢?想殺人便殺人,想弄權便弄權。這江山,到底是誰的?”

    孟南貞探出手去,把信王手中的簾子放下。

    “殿下,不安全。”

    等信王重新坐好之后,他才認真地道“不是魏忠賢有多么的厲害,而是他的背后站著這個國家權力最大的人,所以他才這么厲害。一個太監的能量,完全取決于皇帝對于他的信賴和支持。有了皇帝的支持,就會如同魏忠賢這樣,顛倒乾坤,混淆黑白。如果皇帝壓制的話,那么他就只能本本分分的。”

    信王忍不住發誓道“將來可以的話,孤定當管好這些奴才,不讓他們肆意妄為。”

    看著信王年輕的臉龐,孟南貞心里去唏噓不已。

    你現在發誓的這么真誠,殊不知將來你做了皇帝之后,那些太監的危害,也不比閹黨輕了多少。

    多少軍國大事,都是壞在你信賴的太監身上。

    高起潛、張彝憲……

    一個個大太監的名字從孟南貞的心里滑過,也堅定了他的決心。

    他無比鄭重地注視著信王,終于開始灌輸自己的思想。

    “要想徹底杜絕太監干政,只有做到兩點才行。殿下,你有信心嗎?”

    信王隱隱察覺到了接下來的對話意義非凡,他也不禁嚴肅了許多。

    “先生您說。”

    孟南貞有一個習慣,那就是認真說事的時候,喜歡用手指敲打硬物,發出噠噠的有規律的響動。

    “杜絕太監干涉最有效、最徹底的方法,那就是徹底取消太監這個存在。假如這個世界上沒有了太監,自然也就沒有了所謂的太監干政。”

    信王一陣愕然。

    “取消太監?那……那……那……誰來伺候皇帝,打理皇宮?整個皇家那么多人,必須要有人來負責啊。如果不是太監的話,后宮如何安穩?”

    他到底羞于出口,沒有直白地說,如果不是太監而是正常的男人的話,后宮里那么多女人,指不定發生多少淫亂宮廷的勾當出來,甚至還會影響到皇家血脈。

    孟南貞好笑地看著他,緩緩道來。

    “那還不簡單,皇室縮減規模好了。皇帝囤積后宮,佳麗無數,其實又有多少能夠沾到雨露的?說穿了,還不是為了彰顯皇威、借機享受罷了。像殿下這樣,身邊兩、三個女人,加上幾個伺候的下人,便已經足夠了。其余的,除了徒然耗費之外,又有何用?”

    信王滿頭虛汗,沒想到孟南貞這么大膽。

    不過他本身便不是奢華的人,對于孟南貞的說法其實是很認同的。

    偌大的一個皇宮,只為了伺候那么有數的幾個貴人,竟然太監、宮女多達萬人之多。

    這還不算皇家禁衛,那也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光是這些人,就跟吞金巨獸一樣,每年將國庫有限的收入消耗一空。

    加之紫禁城每年的修繕和維護,也是一筆龐大的開支,壓的大明朝喘不過氣來。

    “此事……此事孤會認真考慮的。不過先生也知道,這并不是一個能夠簡單解決的問題。”

    想要為皇家精兵簡政,其中的困難重重,牽扯到無數的利益。

    別的不說,那么多的太監、宮女會因此失去飯碗,而上層的宮人也會失去權柄,誰會甘心?

    再一個,朝中多得是頑固不化之輩。

    他們只會死抱著古禮不放,一旦認為彰顯不出皇家的氣度,立馬就會要死要活。

    怎么擺平這群人,才是最難的。

    除此之外,就是藩王勛貴了。

    連皇家都精簡規模了,這些藩王勛貴還有臉和資格享受嗎?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要是讓這些藩王勛貴從奢華無度的生活里出來,等同于要他們的命,所以他們是會拼命的。

    一句話,這么做雖然能夠一勞永逸地解決太監干涉的問題,卻必須要從長計議。

    “先生說有兩個辦法,卻不知道這第二個作何計較?”

    倔強如信王,也不敢隨意拿宮廷改革開刀,干脆轉移了注意力。

    他卻不知道,孟南貞的第二個辦法,更是要了他的老命了。

    “第一個辦法不好做,但是第二個卻更難。難在殿下有沒有大魄力,懂得舍得。”

    信王沒有說話,而是默默地攥緊了拳頭。

    相處了這么久,他也對孟南貞有了比較深刻的了解。

    這位年輕的先生雖然睿智絕倫,可是往往都有驚人之語。心臟不好的人,很容易被他嚇死。

    所幸這段時日信王被嚇的多了,大心臟倒也鍛煉出來了。

    可饒是如此,這一次孟南貞說的想法,還是讓他差點暴起。

    “其實導致宦官干政的根本原因,還是在于皇帝不想失去手中的權力。可他們又沒有多少對抗朝臣和外界的資本,所以才不得不啟用太監。殿下若想杜絕宦官干政的話,能不能舍得權力才是關鍵。”

    權力啊,這世間最美妙的東西,最讓人沉迷的毒藥。

    哪怕信王如今還沒有當上皇帝,但是他已經品味到了權力的重要性。

    一想到要放棄權力,他便不禁惱怒起來。

    幸好他理智尚存,知道孟南貞不會無的放矢。

    “先生,帝王如果手中沒有權力,那這個江山還是我朱家的嗎?”

    孟南貞直直地看著他。

    “這個江山本來就不是你們朱家的。”

    “先生何出此言?”

    信王的眼睛都紅了,要不是對孟南貞十分敬重,估計此刻的他已經要發怒了。

    可孟南貞什么大風大浪沒有見過?

    “這個江山,是你們朱家的,同樣也是黎民百姓的。大家都生活在這片土地上,都在這里吃飯生活,繁衍發展,所以對于這個江山,大家都有決定權的。”

    又是信王從來沒有接觸過的新鮮理論,也讓他的怒火消退,開始認真思考起來。

    “先生這種說法從何而來?為何孤以往從未聽說過?”

    孟南貞沒有騙他。

    “這是西洋人的思想總結,最近正在西方大行其道。在他們那里,皇帝和國王的地位正在遭受無與倫比的沖擊。越來越多的人認為,天賦人權。對于一個國家來說,這個國家的每一個公民都有決定權,而不是憑借皇帝和國王的個人意志。”

    “天賦人權?”

    信王的腦子里霹靂亂響,炸的他整個人都懵了。

    孟南貞點點頭。

    “從前的時候,西洋那邊的想法和咱們沒有什么不同,都是崇信的天賦皇權。認為君主的權威是上天賜予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不過隨著時代的發展,特別是生產力的提高和思想的解放,天賦人權的思潮如今占據了主動。這是歷史不可違逆的潮流,相信用不了多久,在咱們大明也會出現。”

    在這里,孟南貞小小地欺騙了一下信王。

    事實上,明末清初之際,確實在中國產生了比較先進的思潮。

    只是隨著滿清的殘酷鎮壓和暴力統治,這種思潮迅速泯滅了,沒有如同西方那樣發揚光大。

    不過這是后來的事情。

    為了中國不至于再次淪落到曾經那樣的悲劇中,改造這個時代人們的思想,迫在眉睫。

    信王,就是他的一個很好下手的目標。

    觀看 首發 zui新 章 節 請到新龍騰小說網 手機地址:m.ltxsydw.com
新龙腾小说网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新龙腾小说网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新龙腾小说网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